2008年,陸軍第38集團軍某紅軍團團長滿廣志在朱日和基地的演練中扮演藍軍六戰六捷,被觀摩的德軍裝甲師長稱為“可怕的對手”。 38軍供圖
  走近十米見方的沙盤,中國陸軍精銳部隊,第38集團軍某紅軍團團長滿廣志臉龐驟然繃緊,軍令一個個從他嘴裡迸出,聲音渾厚激昂。他手中的激光筆射出綠色光點,在多個目標高地之間來回跳動。
  這是近日新京報記者走進38集團軍軍營,現場觀摩滿廣志沙盤指揮作戰時的情景。
  多年來,滿廣志已數不清在沙盤上進行過多少次這樣的“作戰”。如今,解放軍最大的實兵演練場朱日和基地里,仍流傳著38軍滿廣志的傳奇:某一年他率領部隊模擬藍軍,由他指揮的“野狼行動”出奇兵點死穴,六戰六捷。現場觀摩的時任德軍第十裝甲師師長馬庫斯感嘆道:“未來戰場誰碰上這支部隊,都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每天琢磨仗怎麼打
  在解放軍信息化發展過程中,滿廣志全程參與瞭解放軍第一支信息化營、團、師建設試點,先後在3種類型信息化部隊擔任參謀長和團長。
  2013年4月,中央軍委首長在接見滿廣志時,稱贊他通曉信息化、外軍、聯合作戰,是部隊建設的領軍人才。
  據滿廣志介紹,1997年美軍數字化部隊一份作戰試驗報告認為,信息化部隊比非信息化部隊的戰鬥力提高3倍以上。
  具備什麼素質的軍官才能帶領信息化部隊呢?
  滿廣志正是這塊信息化部隊的“磨刀石”。2008年滿廣志就擔任解放軍第一支信息化藍軍團參謀長,在朱日和基地與多支部隊輪番過招。
  滿廣志的時間幾乎被演習訓練和讀書學習占據。國際戰略專業碩士研究生出身的他先後探索出40多種新訓法、新戰法,完成20餘項重大聯合演訓任務,是軍內信息化演兵場的“猛虎團長”。
  滿廣志還圍繞信息化部隊建設組織課題攻關,編寫了22本訓練教材,彙編19冊操作使用手冊,為新裝備訓練提供了理論支撐。
  “他每天都在琢磨著怎麼打仗”,某機步師政治委員黃緒鴻說。
  猛虎團長愛奇招
  滿廣志指揮作戰,常常出奇制勝。在他看來,世界上什麼都可以複製,唯獨戰爭不能。
  2008年9月,在代號為“野狼行動”的實兵實裝對抗演習中,滿廣志擔任藍軍參謀長。
  這次行動中,滿廣志對戰時藍軍故意露出破綻,在某高地部署了10輛坦克。該高地是演習預定的實戰靶區,紅軍認為這是假目標。沒想到10輛坦克突然發動,從左側展開突襲,打得紅軍猝不及防。
  招數不止這些。
  演習前夜,紅軍在勘察地形時發現,一條長3公里、寬2米的反坦克壕出現在必經之路上。由於戰車不同,藍軍的履帶戰車可穿越壕溝,而紅軍的輪式戰車無法穿過。
  紅軍向演習導演部抗議稱,藍軍違反演習規則。導演部要求藍軍填平壕溝。然而,戰鬥打響前4小時,滿廣志的部隊又趁著夜色將壕溝挖開。
  開戰後,紅軍步戰車只能沿著壕溝橫向前進,成了藍軍的活靶子。演習結束後,紅軍抗議藍軍出爾反爾,滿廣志說:“演習就是打仗,一切都得來實的,難道讓我們鋪上紅地毯把你們迎過來?”
  敢下險棋闖險難
  “礪劍-2013”演訓活動中,滿廣志接連下出險棋。
  以前從來沒人嘗試過某新型坦克360°全向射擊。滿廣志選擇了錫林郭勒草原腹地一片起伏的丘陵作為實彈射擊場。勘察現場時,多位連隊主官擔心複雜地形和沙土飛塵可能造成全向射擊迷失方向。
  “打仗不能繞道走,這個險難必須闖!”滿廣志說。
  最終,部隊仍順利完成了全向射擊、後退射擊、急轉彎射擊等險難課目。
  下險棋的前提是做好準備。演練前,滿廣志查閱了大量外軍類似訓練資料,併進行了充分論證。不過,“訓練和實戰永遠有差距,一些險難課目有時候很難真正落實好,只能通過嚴密組織,把風險降到最低限度”,滿廣志說。
  “把兄弟們高高興興帶上來了,就必須一個不能少安安全全的帶回去。”滿廣志說。
  新京報記者 賈世煜 報道  (原標題:滿廣志:信息化部隊的“猛虎團長”)
創作者介紹

zz99zzcr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